北流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秋丝瓜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8:10 编辑:笔名

我是社会最底层的黑娃。秋丝瓜是我同学的外号,哈戳戳的秋丝瓜居然官至副厅,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,但不能不承认这是事实。人家有幸生在毛泽东时代,根红苗正,虽然经常白字连篇,言不由衷,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其拾级而上的好势头,时世造“英雄”嘛,可以理解。

鄙人曾诚心诚意地邀请他:(顺便说一句,他把邀请念“激请”)“丝瓜,有空到蒲江来耍,山青水秀,空气清鲜。”

厅长面呈青色了,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不喊我邱厅长吗也该喊我邱三同学。黑娃!老实给你说,我一般只到地市级。”

我心头鬼火直冒,抵了他一句:“一般只到地市级,我们是二班得嘛,老子喊你秋丝瓜是瞧得起你,少在我面前摆谱。”

免不了同学聚会又相见,一进门,秋丝瓜神气活现地摸出一大叠钞票往桌子上一拍,宣布:“今天我请客!”

“不不不,这咋要得呢?你们到我这儿来耍,我作东!我作东!”主人家急了。

“你有几个钱嘛,算我的!”

“不行不行,二天你埋单。”

“要得嘛,那,今天的牌要打大点。”

打大点?都是些老头麻将搭子,一个二个顿时遭钢退了。

“你,你,老袁,来来来,我们一桌。”丝瓜颐指气使地点起将来。

我和卢兄只好硬着头皮上,心想:桌子上的事情说不清楚,你娃娃财大气粗,老子们手儿乖,上!

四人坐定,秋丝瓜自然地掌握话语权,笑眯眯地吩咐:“老袁,给他俩个铺点底。”

“要得嘛。”老实憨厚的袁大哥笑嘻嘻地应承。

卢兄不干了:“你们一个是大厅长,一个是大局长,我再不行吗也是个县局的长嘛,要铺都铺给黑娃。”

“嘿嘿,你个穷县局也来绷劲仗,铺起铺起。”一大叠钱推到我和老卢的面前。

辱人太盛,我轰的一声站起来,劈头盖脸地对着秋丝瓜吼起来:“同学聚会,打点小麻将不行吗?你有钱,有钱就多做点善事,你们乡坝头还有穷亲戚嘛。你娃少拿施舍耍派头。要铺,你们三个耍。”

“坐到坐到,大小依你的,同学在一起,图好耍的。”袁大哥笑呵呵地劝止道。

刚开局,秋丝瓜命令恭候在一旁的司机:“你到食为天端两罐饨鸡来,我签单。”饨鸡刚端拢,他就站起身来,笑嘻嘻地说:“我还有个会,你们打,你们打。”不由分说,扬长而去,把哥三个弄来晾起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,从此,秋丝瓜再不与同学这帮穷鬼来往了。

共 95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同学聚会,应该是回忆金色的童年,儿时的趣事,不可复制的过往为乐事的。然而在浮躁的今天却变了味,有很多聚会是以寻找情人,炫耀身份,开阔关系为目地的。这个小小说《秋丝瓜》就是浓缩了同学聚会中炫耀,狂妄,世态炎凉的一个场景。【编辑:海棠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1-06-08 15:56:41 有道是: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。可是在某个地区一个七品也被尊称为“县太爷”何况是副厅级呢。主要是当事人不能免俗的人阔脸就变,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如此,贫贱之交不可忘,很难。

北京熙仁医院网友评价
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要多少钱
北京熙仁医院的全部评价
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是医保定点吗
北京熙仁医院的网友评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