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流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绝世邪君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傀儡王_1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24:49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傀儡王

“嘶嘶嘶……啥.”

秦石倒吸口冷气:“玄.玄灵境.”

这是什么概念.眼前这个和他年岁相差无几的女孩.竟然拥有足矣颠覆整个赤炎帝国的修为.

不是真得吧.

可要知道.在赤炎帝国中.就算是帝国皇室内.强者无非就是玄灵境罢了.在玄灵境上的境界.在赤炎帝国当中只存在于传闻当中.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存在.秦石连听闻都沒有听说过.

“难怪.刚刚她那般自信的说.只要那青雪宗愿意的话.光是外门就足矣踏平赤炎帝国.”秦石抿着嘴.有些凝重.

看來.此话绝非诳语.

意识到这.眼角抽搐一下.秦石深切的体会到.什么叫做人比人气死人不偿命.无奈暗呼:“想当初.在放眼古城.本少的天赋都是妖孽.这丫和沁雪心比起來却连给人提鞋都不够格啊.”

看见秦石惊讶的表情.沁雪心并无意外.

在她眼中.赤炎帝国真的就是个碗大而又贫瘠的小地方.道:“虽说如此.但如今我身中剧毒.绝情阴阳符将我体内的灵力囚困.无法祭出于体外.”

“否则.若是我鼎盛状态.像刚刚那种血傀儡.只不过是存小蚂蚁.”说到这话.在沁雪心的娇容上.流露出那种真正强者才能流露出的气息.这种气息是装不出來得.

秦石恍然.想起前日夜里沁雪心生不如死的模样.关心道:“对了.那绝情阴阳符.究竟是怎么回事.”

“是那群血袍人……”

沁雪心眼神黯淡.道:“三年前.我加入青雪宗的第二年.血袍人如约的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.并且屠尽了青雪宗数百名弟子.但.碍于青云宗底蕴强盛.血袍人并沒有捞到好处.为此他们在我的身上.植入这绝情阴阳符的剧毒……”

“哦.”

闻声.秦石陷入沉思.

在沁雪心的话语里.他总感觉那群身穿血袍的神秘人.好像在孕育着什么巨大的阴谋.否则.为何要让这个较弱的女子.一而再再而三的承受那种生离之苦.

若只是寻仇.直接将沁雪心杀死.不是更容易些.

“那群血袍人.究竟抱着怎样的目地.”对于这个问題.越是深入的思索.谜团和不解就越多.

直到最后.秦石望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孩.将拳心狠狠的扣紧.暗自许诺:“哼.不管你们是什么目地.敢这样欺负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女孩.早晚有一天.我要亲手查明真相.再也不允许你们伤害这个在生命线中.已经满是沧桑疮痍的女孩.”

“什么狗屁命运.全是扯淡.”

“人定胜天.”保护的**.越來越强烈.

秦石攥起拳.努力不在想那些想不通的事.旋即眼神突然一睁.道:“雪心.那你來这绝情谷.难道是因为这里有绝情阴阳符的解药.”

“嗯.”

沁雪心闻声.点下头:“一年前.我在青雪宗内的古书上看过记载.在绝情谷内有一种奇花.名为:断情斩魂花.这种花的花蕊.能够解除绝情阴阳符的毒素.”

说到这.沁雪心抿下嘴:“我在这谷下已有一年.这崖谷四面陡峭无路.唯独这山洞内我沒有进入.所以我想解药肯定在这里.”

得到肯定.秦石彻底明白.

“断情斩魂花.这名字起的够霸气.弄的好像要出家似得.”只见.他嬉笑的裂开嘴.上下舒展开筋骨后.一把抓住沁雪心的手:“知道解药.那还等什么呢.走.进入找解药.”

“你要帮我.”

沁雪心略显惊讶的喊声.

“废话.刚说是朋友.你丫记性是属猪的吧.哎哎哎……”说完这话.秦石不经意的扫眼沁雪心的胸口.眉毛扭成曲线.暗道:“奇怪了.人都说胸大无脑.雪心这也算不上大胸啊.”

不知秦石所想.沁雪心只是被感动的点下头:“嗯.”

两人达成共识.

当然.在进入山洞前.秦石先是调动灵力.运转甘霖雨露决调养伤势.

纵然沁雪心有天大的本事.可此时被毒素锁困.和凡人无二.如果在山洞里遇到什么不测风云.他必须要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职责.

血傀儡造成的伤.虽说非常严重.但只是外伤.

这种外伤.对于修炼了星陨霸体决、甘霖雨露决的秦石來讲.倒算不上什么大碍.只是稍加调养.那些触目惊心的血口.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.半盏茶时间.已经大病初愈.

看见这幕.沁雪心黛眉微蹙:“好神奇的武学……”

捏了捏拳.秦石感受体内的力量翻滚:“这几日的休息.令我的实力已经恢复到封灵境中期.配上幽冥剑和焚岚咒的话.只要不遇到封灵境巅峰的存在.应该都能抵抗.”

想到这.他牵着沁雪心的手.想顺着山洞摸索进去.

可这时.沁雪心却身子一颤.一抹绯红攀爬上她的脸颊.

往前迈出一步.秦石见沁雪心小姑娘家家的样有些不解:“你怎么了.”

“你.你的手……”

沁雪心低下头.像蚊子的说句.

秦石一愣.这才反应过來.刚才他潜意识的动作.旋即有些尴尬的松开沁雪心.道:“额.抱歉啊.我不是故意得.”

“我知道.”

沁雪心沒有抬头.只是很微弱的哼声.之后不敢逗留的朝山洞内走进.

望着沁雪心的背影.秦石将粗糙的大手放在鼻前.轻轻嗅上一下.感触着上面残留的芳香.不免舔了舔干裂的嘴唇:“好香.难道这就是说传闻中的体香吗.若是谁能将雪心娶回家.倒是件美美的事.”

想着.他跟上沁雪心.

这山洞里.越是深入.越是冰冷.冰冷的彻骨.一股一股阴风吹在崖壁上.散发着呜呜的呼啸声.

时常.在山洞内.更有些污秽的蝙蝠蜘蛛等生物.不时窜來窜去甚是骇人.

就算表面在坚强.可毕竟只是个小女孩.当.沁雪心看见蝙蝠蜘蛛这些吓人的东西.一下子沒了脾气.小女人家家的挽住秦石的手.将身子隐藏在他的身后.

被这一动作弄得一愣.秦石窃喜的笑声:“哼.装的再坚强.最后不还是要本少保护.”一种满足感涌上心头.秦石撇撇嘴.得了便宜卖乖的道:“咳咳.雪心.这是你自己送上來.我可是沒有半点非分之想啊.”

“哼.最好沒有.”

沁雪心竟是做出个很可爱的样.挥挥粉拳.

见状一愣.秦石抿了抿红唇.心弦不由的产生丝丝悸动.

两人深入山洞.不得不说这山洞.真是大的有够惊人.两人足足走了半个时辰.仍然沒有看见尽头.

就这样.当转过第三个转口的时候.一股浓郁的血气掺杂在潮湿的空气里.这让两人警惕一些.等到了第五个转口.漆黑的山洞里终于出现淡淡的幽光.

幽光成紫色.那感觉非常诡异.就好像是冥界的鬼火.

“终于要到头了吗.”秦石松了口气.感受着旁边的温暖.暗道:“这要是在走下去.保不齐本少能不能抵抗住这种心塞的诱惑啊.”想着.他瞥一眼旁边的沁雪心.

顺着鬼火的指引.眼前突然出现片硕大的空地.

这个空地四周是崖壁.每隔百米就有一闪幽暗的鬼火烛灯.将空地里照的灯火通明.

在空地最深处.是一条血河.

这血河内的血水.和山洞外的血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.沸腾的血水不断溅射在崖壁上.

“这地方.真是有够诡异.雪心.你在这里等我.我先进去瞧瞧.”嗅了嗅由血河内传來的刺鼻腥味.秦石皱起眉头.旋即他朝沁雪心说句.便转过身踏出一步.想进入空地.

但这时.沁雪心突然拉下秦石.蹙着眉头紧张道:“小心.这里灵力充沛.邪恶气息浓重.”

被拦下.看着沁雪心小心翼翼的模样.秦石抚摸下她碧蓝色的长发.一笑:“安啦.我有在这.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.我都绝不会允许他们伤害你.”

沁雪心犹豫下

.点点头.

但就算如.她仍然坚持要跟着秦石.无可奈何下两人共同进入空地.

可两人刚迈进空地.四下观摩下后.却发现这空地里除了四周的烛火.空荡荡的什么也沒有.不免的有些失落.

“秦石.你瞧那里.”

这时.沁雪心抬起玉手.指向最深处的血河.

在血河的对岸.只见崖壁上有三个岔口.岔口分别通向不同的方位.

“看來.断情斩魂花.应该是在这岔口里面.”秦石抿着嘴.拉住沁雪心的手.迎着血河走上去.

來到血河前.血河宽十米有余.

在血河里.湍急的血水冲刷着崖壁.令两人不敢在冒然上前.

“你在这等着.我去看看这血河有多深.”秦石拍下沁雪心.就朝血河迈上前.

不料.沁雪心却怎么也不肯松开秦石:“别去……我能感觉到.这血河里面有着很雄厚的灵力……”

“傻丫头.你太多疑了.”

楞下.秦石安慰的拍下沁雪心.道:“再说.不深入的话.怎么帮你找解药.我可不想看着你这样的美人.在我面前消香玉损呢.乖乖的在岸边等我.”

说完话.他不给沁雪心反驳的几乎.就跃到血河旁将幽冥剑刺下.想要试探下这血河的深浅.

碰.

谁想.就在幽冥剑刚入血河的瞬间.幽冥剑上突然发出狂野的呼啸.一道一道漆黑的迷雾乍现.强烈的腐蚀力和融入在血河里.那血河就好像是沸腾.在中央的位置形成个巨大的漩涡.

漩涡形成.磅礴的吸力转动.连崖壁上的鬼火都被吹灭.

“这是怎么回事.”

秦石心里一惊.感觉不太对劲后.手上发力试图想要将幽冥剑抽出.

但手上刚发力.他惊奇的发现.幽冥剑的剑刃在血河下.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主.不管他怎样用力.幽冥剑就是无动于衷.

“被卡住了.”

无果后.秦石暗呼声.

可在这时.血河内的血水突然干涸.一道血影抓着幽冥剑的剑刃.在血河里的漩涡中缓缓浮出水面.

那血影.狰狞个脸.全身透露出健壮的肌肉.

“血傀儡.”

看清血影.秦石心里一惊.这血影不正是血傀儡吗.只是和洞外血湖内的血傀儡比起來.这只血傀儡明显要更加的健壮.青筋暴走的手臂抓着幽冥剑.令他根本无法抗拒.

“不对.是血傀儡王.”
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有哪些医生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公交路线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导医台电话